纵横捭阖大数据 运筹帷幄信息化

2017-07-21 10:31 作者:采集侠 来源 : 网络整理

(原标题:纵横捭阖大数据 运筹帷幄信息化)

纵横捭阖大数据  运筹帷幄信息化

纵横捭阖大数据  运筹帷幄信息化


 
  市刑侦局副局长党凯军(左一)走上街头进行电信诈骗防范宣传。(受访单位供图)  
 

夏冰

也许从进入警界的第一天成为一名社区民警、与千家万户拉家常的那一刻开始,西安市刑侦局副局长党凯军就敏锐地察觉到信息收集、整理对于刑侦破案的意义所在,也为他在30多年后坐镇指挥全市刑侦信息化建设工作、全力以赴建起全国一流的全息作战平台埋下了伏笔。

社区民警“小党”的基本演绎法

1984年,党凯军还是刚刚从市警校毕业、来到公安未央分局任社区民警的“小党”。“那时每天上班就是到社区了解情况,入百家门,跟人拉家常。”

两年后,一起邻近社区发生的强奸抢劫案“唤醒”了隐藏在党凯军体内的破案天赋。案件发生以后,党凯军听了受害者描述的嫌疑人特征,在心里把自己社区的几千号人过了一遍,“有个人我觉得很符合描述,这个人一向游手好闲。”受害者还记得,嫌疑人穿着一双人字拖,这给党凯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党凯军来到嫌疑人家中,可他并不在家。党凯军一眼就看到角落里扔着一双人字拖,鞋底还沾着不少泥土。想到案发地点正是一片玉米地,党凯军基本确定此人正是案犯。“我想他能随便把犯罪时穿的鞋扔在家里,说明他根本没想到民警能找到他,没有任何警惕性。”党凯军貌似很随意地对其父说,“那让他回来了到我办公室来一下,例行问问话。”

一个小时后,嫌疑人果然毫无警惕的来到党凯军的办公室。“我问了他5分钟,他就交代了罪行。”这起案件的迅速告破,让未央分局领导注意到党凯军敏锐的“刑侦嗅觉”。很快,党凯军被调到未央分局刑警大队,成了一名刑警。

“全职高手”进化之路

在未央分局刑警大队,党凯军度过了8年,逐渐成长为一名出色的刑警。1988年,西安孙家湾附近发生了一起蒙面入室抢劫案,3名嫌疑人手持大砍刀,作案手段残忍。“案子只用了3天就侦破了,但我觉得有这样娴熟的作案手法,他们做过的案子应该不止一起。”党凯军开始在整个辖区内寻找手法相似的案件进行串并。半年时间里,党凯军挖出了30多起两抢、盗窃等案件,七八名嫌疑人相继落网。党凯军也因在侦破中的突出表现,荣获个人三等功。

1994年,党凯军离开刑警大队,担任未央分局预审科副科长,开始对刑事案件之外的其他案件有了深入了解。进入21世纪,党凯军调任公安灞桥分局副局长,从负责刑侦、法制到管理户政、巡逻、国保,他主管的每项工作都在全市考核中名列前茅,真正成为公安各警种的“全职高手”。

时间走到了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。2014年,党凯军从警整整30年了,这时他已经担任市刑侦局副局长1年了。“我主管的刑侦局三处负责新型网络诈骗案,也就是咱们常说的电信诈骗,还负责打击伪基站和非法广播电台。”党凯军先后组织侦破了“6·14”、“4·16”电信诈骗案件,“6·15”涉台电信诈骗案、“6·25”特大诈骗案。其间,党凯军还数次指挥特大要案的侦破,包括周至“1·01”特大抢劫杀人案、临潼“3·16”入室抢劫案等。

布局西安刑侦信息化

“2014年,市刑侦局阎鸿局长提出了建设刑侦全息作战平台的整体想法,由我负责的刑侦局三处具体实施。”党凯军觉得,30年前那个手拿户口簿底页挨家挨户满社区聊天收集信息的“小党”,似乎穿越岁月的烟尘又鲜活起来了。

经过一年的辛苦建设,2015年4月,市刑侦局全息作战平台全面建成启用。平台将全警种的信息进行整合,多警种集中办公,进行大数据研判,全方位刻画嫌疑人的心理和轨迹,极大提升了案件侦破的速度和效率。全息作战平台启动一年多,共下发类案研判指令480多条,根据指令破获案件2100多起,打掉犯罪团伙200多个。

市刑侦局全息作战平台在实战中展现出的强劲战斗力,很快就在全国公安兄弟单位中出了名。“去年一年有上百兄弟单位来交流学习,我们也获得了公安部的高度认可。”党凯军说,“全息作战平台现在已经是西安公安的一张靓丽名片。”